再度炮轟電動車,豐田章男為什麼如此著急?

老司機 2021/09/27 檢舉 我要評論

喝酒不開車,開車不喝酒,老司機帶你識車型、看車情、了解有關車相關內容

嘴上都是道義,心裡全是生意。

早在去年底日本汽車製造商協會年會上,在日本汽車工業協會年終新聞發佈會上,豐田章男宣稱: 「電動汽車被過度炒作了」

時隔半年, 豐田章男依然堅持對電動車的態度,日前又一次在日本汽車工業協會發佈會上警告日本政府——通過推廣純電動車在2030年實現碳中和的這個目標設定得不切實際。

並且,豐田章男還就此表達了一些顧慮:對于主要依靠煤炭和天然氣發電的日本來說,驟然轉向電力驅動汽車,那麼會在夏天出現供電短缺;他甚至認為電動汽車對環境幫助不大,而生產的電動汽車越多,二氧化碳排放就越嚴重。

消息傳到中國, 「豐田章男倒行逆施」的話題再度成為媒體收割流量的利器。「電動車被過度炒作」「電動汽車既不環保、也不省錢!」豐田章男被噴了,隨後,豐田會是下一個諾基亞的猜想,也佔據各大媒體頭條。

說實話,各位友軍戲是稍微有點過頭,但社長先生的這些顧慮解讀起來, 也的確有點牽強附會的味道。

展開全文

首先,環保本就有個很重要的結論—— 污染的集中處理要比分散處理要好很多。汽車所有的污染,都是在市區內,而發電廠都在郊外。也就是說同樣的污染,在市區污染幾百萬人,在郊外,污染幾千人,這便成了一個功利的問題。

並且就算汽油車怠速階段污染非常高,並且在城市中行駛排放參差不齊。但以造成的污染程度來比,不斷發展的清潔高效的火力發電技術,已經讓越來越多火力發電站已經可以實現環保超低排放,甚至幾乎零污染的超潔淨排放,是遠低于滿大街內燃機造成的污染的。

我不認為豐田章男作為領導世界級車企的社長能不懂這個問題,但知道是知道,為了企業發展,顛倒黑白不磕磣。那麼不可否認的是,豐田章男的此番言論,並非沒有任何目的。

一方面, 豐田本就是現有燃油,或是混動車玩法下的既得利益者,從這個角度角度出發,肯定不希望整個行業轉型純電動。這會讓豐田多年來燃油、混動車產業鏈的積累等于作廢。而且現在你說換一種玩法,大家重新起跑去搶位,對目前站在龍頭位置的傳統車企來說肯定不是好事。

看看豐田現在的處境?

前世界市值最大的汽車公司,就這幾年,市值被特斯拉超過,而且超出一倍——特斯拉目前名列第一,市值達到了3900億美元,而豐田只有1900億。這個滋味誰能懂?不光被特斯拉甩出一個身位,後面的比亞迪、蔚來甚至是小鵬等後起之秀,也憑藉押注智慧電動汽車獲得飛速成長,這是其一。

其二, 則是對于之前日本政府搖擺的新能源汽車戰略,豐田吃了個悶頭虧,並沒有做好電動車轉型的準備。

根據日本政府對于新能源汽車的戰略, HEV是過渡性方案,而PHEV和EV是中長期策略,FCV是長遠期規劃。劃重點,FCV才是日本政府關于新能源的終極設想,也就是說在國家戰略規劃下,讓豐田錯判押注了氫能,而非電動車。

當然,我們不否認氫能固然更環保, 而且氫能車的技術門檻更高,能把很多所謂的互聯網造車擋在門外,減少競爭。不過目前來看,氫能難以成為趨勢的主要原因並非製造難度和成本問題,更主要的還在于包括中美在內的大國,已經確定了電動車的方向,並且做了大量投入。但眼看著美國的特斯拉、中國的造車新勢力搶先起步,已經佔據了一定的先發優勢,早就開弓沒有回頭箭了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押寶了氫能車的豐田,沒有政策支持,就不可能發展起來,只能跟在中美之後吃灰。

而當前豐田若要又再折回于純電路線,開發一個全新的純電動車平臺是需要重新走完一個非常複雜的流程。雖然豐田有TNGA魔改的e平臺過度支撐,還推出過CH-R EV、UX EV等純電車型, 但是無論是從電池技術還是在智慧網聯方面,似乎都沒有顯現出其高過特斯拉和新勢力的聲勢。

甚至于,讓我們看一下2020年全新新能源汽車銷量排名,Where is Toyota? 前10裡面竟然都不在有豐田老大哥的位置…再看看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排名前10的企業,前10名裡竟然同樣沒有豐田。

這就像曾經高一學年長期霸佔年級第一名的學霸,在學期末最為重要的文理科分班模擬考試中名落孫山了,豐田能不急嗎?在這種情況下,日本政府又隨大流傳出要在2030年逐漸禁售燃油車的政策,豐田章男在這個節骨眼發表「純電動車實現碳中和目標不切實際」的觀點,無他,火燒屁股而已。

儘管無需質疑的是,如果以豐田章男為首的日系品牌群起反對,日本政府估摸著還是會大機率推遲燃油車禁售時間的,總不能把自家「親兒子」給作死了。 但一個行業的興衰,在于整體的產物,電動車已然和燃油車走到了時代的分叉口,即將完成分道揚鑣,奔赴不同的方向。對豐田來說想要不掉隊,向電動化轉型發力已經時不我待。

最後說點題外話, 豐田章男這兩年除了炮轟電動車,風聲大的還有瘋狂賽車搞運動。但在筆者看來,這些和炮轟電動車不「環保」一樣,其實都是心虛的表現,典型的轉型力度不夠,賣燃油車的情懷行銷來湊的路子。而JDM的經典車型 supra上新,結果是寶馬Z4的換殼,GR雅力士硬剛思域5年前的type R都剛不過,只好差異化搞個四驅限量賣情懷,都是自信不足的表現。

雖然,當我們面對這位傳統車界大亨,理應懷揣敬畏之心,不能輕易唱衰。畢竟綜合燃油車的市場表現來看,2020年豐田銷量又回到世界第一了,今年看上半年銷量,豐田有可能還是第一。但時代確實變了,各國禁售燃油車的時間節點眼看著所剩無幾,如果依然固守本來的思維模式,曾經的全球汽車巨頭,是有可能會一步步走向下坡路的。

道路千萬條,安全第一條,我是老司機,我在下一期等你


用戶評論